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丨  检察视点  丨  检察风采  丨  反腐前沿  丨  诉讼监督  丨  犯罪预防  丨  检察调研  丨  检察文苑  丨  联系我们
检索
本院简介
在线举报
工作报告
检务公开
案件信息公开
检察新媒体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公众号
新浪官方微博
新浪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检察调研
“鉴定意见”人权保障之功能与实现
时间:2016-08-16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新《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新法》”,相对将现行《刑事诉讼法》简称为“《旧法》”)对证据种类等做出了新的规定,其中“鉴定结论”修改为“鉴定意见”,对鉴定结果本身进行了完善,此对实现尊重和保障人权意义重大深远。然而,源于相关配套保障或支持机制未能同时跟进和完善,该处这一修法目的和意图很难实现。对此,笔者认为,在不远将来的《新法》司法解释中,应通过赋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司法鉴定启动决定权,进而从体系上完善《新法》中“鉴定意见”这一修法目的实现的保障机制,真正实现该处修改的目的和意图,以真正有利于“尊重和保障人权”。

  首先,“鉴定结论”修改为“鉴定意见”的目的和意图。“鉴定结论”修改为“鉴定意见”,虽只是一个词、两个字的变化,但意义重大。众所周知,鉴定是鉴定人凭借其专门知识对案件的专门性问题发表意见和看法的活动,但鉴定人表达出来的意见和看法并非事实本身,也绝非是完全准确无误的科学结论,用“鉴定意见”来说明鉴定活动结果较之“鉴定结论”更能反映鉴定结果的本质属性,同时亦有利于消除司法实践中盲目依赖鉴定结论并视鉴定结论为最终判断而不注重对鉴定结论的质证、认证等司法陋习,减少错案发生几率,从而更有利于尊重和保障人权,此也与《新法》新增“尊重和保障人权”一脉相承。概言之,“鉴定结论”修改为“鉴定意见”的目的和意图主要有两点,一是更能反映鉴定结果的本质属性;二是增强对鉴定结果的质证等效果,一定程度上保证准确及时地查明犯罪事实,正确应用法律,惩罚犯罪,同时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进而实现尊重和保障人权。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反映鉴定结果的本质属性是增强质证等效果进而更有利于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前提基础性问题,前者从属于后者。

  其次,从体系角度而言,《新法》相关具体规定不利于上述修法目的实现。按照理想的审判构造,控辩双方地位平等,在平等的基础上理性对抗,法官保持中立,不偏不倚,居中裁断。审判阶段存在控辩平等,特别体现在证据出示与质证及辩论等活动之中,而且在《新法》实施后,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即可委托辩护人,不严格意义上的控辩平等甚至可以向前推而广之,体现在诉讼程序的每一个阶段。审判程序中控辩双方对鉴定结果(“鉴定结论”或“鉴定意见”)的示证与质证过程当然是控辩平等的具体体现之一。然而,就司法鉴定启动权,根据《旧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九条(包括《旧法》司法解释第59条),同时结合第一百四十条的规定可知,司法鉴定启动决定权在相关诉讼阶段主要掌握在公安、检察院、法院不同机关,而根据《旧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九条当事人只有司法鉴定启动申请权,申请权启动是否能够成功,最终取决于决定权享有机关。《新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六条)与《旧法》在司法鉴定启动权问题上所做规定相同,未作任何修改(当然,《新法》第一百九十二条在内容上较《旧法》第一百五十九条多了两款,但与本文讨论的问题基本无关涉)。源于这种不对等,控辩双方所享有的对鉴定结果异议救济权利明显失衡,从而导致在鉴定结果质证过程当中,控辩平等这一结构常态性地异化为不平等,甚至有些情形很难防止错案发生,一定程度上亦无从通过《新法》规定实现尊重和保障人权这一宪法原则。

  综上所述,虽然“鉴定结论”更为合理地修改为“鉴定意见”,然就司法鉴定启动权,从体系角度《新法》对《旧法》相关具体规定的继承,相关配套保障及支持机制并未跟进,从而这一修法目的和意图很难完全实现。

  对此,笔者认为,赋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司法鉴定启动决定权,据此完善《新法》中“鉴定意见”这一修法目的实现的保障机制,并与《新法》更加注重“尊重和保障人权”桴鼓相应。

  赋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司法鉴定启动决定权的具体思路。具体思路可做如下考虑:在刑事诉讼的各阶段,赋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司法鉴定启动自主决定权,包括补充鉴定和重新鉴定决定权,但必须将这一权利行使事宜在具体期限内告知与刑事诉讼阶段对应的相关机关(包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及法院)。同时,为了兼顾诉讼效率,司法解释应有针对性的对《新法》相关条款列举当事人鉴定启动决定权的具体情形,这样也能够细化实践操作,并保证司法解释不会越权超越立法规定。比如,《新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为了查明案情,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应当指派、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鉴定。”鉴定该条处在《新法》第二篇“立案、侦查和提起公诉”中第二章“侦查”之第七节“鉴定”中,故一般认为此是侦查机关司法鉴定启动决定权(注:鉴于一般而言,审查起诉至审判阶段,证据主要还是侦查阶段所取得的,故很大程度上也影响审判中之控辩)之规定,然而,规定在“侦查”之下并不必然代表此章规定的只能是侦查机关诉讼行为,此阶段的犯罪嫌疑人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当然可以委托辩护人,并进行相关诉讼活动,包括自主依法决定鉴定与否、自主决定依法选择鉴定机构进行相关鉴定或对侦查阶段的鉴定意见进行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据此左右侦查阶段证据,并最终影响控辩平等。所以,针对此条,司法解释可以赋予犯罪嫌疑人司法鉴定启动决定权,为保证诉讼效率,可以从正面或反面列举何种或哪几种特殊情形可以或不能自主决定、自主选择鉴定或鉴定机构。《新法》中其他有关类似条款均可通过司法解释进行类似规定,从而完善 “鉴定意见”这一修法目的及意图最大化实现的保障机制,进而更有利于贯彻《新法》中的“尊重和保障人权”。

  作者单位:龙南县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江西省赣州市人民检察院
地址:赣州市章贡区兴国路3号   邮编:341000
工信部ICP备案号:京10217144号-1
技术支持:正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