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丨  检察视点  丨  检察风采  丨  反腐前沿  丨  诉讼监督  丨  犯罪预防  丨  检察调研  丨  检察文苑  丨  联系我们
检索
本院简介
在线举报
工作报告
检务公开
案件信息公开
检察新媒体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公众号
新浪官方微博
新浪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检察文苑
江南印象
时间:2016-08-10  作者:沈海辉  新闻来源:  【字号: | |

  江南水乡,素以细腻、娇小、灵动的形象萦绕于人们心间,其古朴、典雅、婉约的韵味被古今文人骚客吟咏了一遍又一遍。“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在华东政法大学学习闲暇,我来到了那个魂牵梦萦的地方,初识水乡,我竟有了与古人相似的心境……

  小桥 流水

  江南水乡是水做的,细腻,温润,幽雅,大江南北何地能够再养出这样一个小家碧玉?要怨就怨别处的土太厚,水太浑,只容得手执铁板的关西大汉,唱大江东去,却哪能让十七八女孩儿,犹抱琵琶半遮面,唱杨柳岸,晓风残月。水,是灵动的,石桥,却继承了山峰般的稳重,当宛若清扬之水穿过白石小桥,你不得不感叹这搭配是多么的奇妙。小桥下静水流深,如深巷酒香般绵长不绝,试问文人墨客又怎能不因此着迷?

  雨巷 油纸伞

  寂廖,彷徨,感伤,到过江南水乡的人们总是喜欢在雨巷中情不自禁,似乎他们早已习惯了戴望舒那丁香般的惆怅。以此他们找到了一个理由,便毫无顾忌地将心底的珍藏彻底翻出,那景象就如同铁犁上跳跃的土浪,却不知这也许是当年郑愁予在此路过时所呢喃的错误。雨会一直在江南下,雨巷瓦檐终究是不会寂寞的,一把油纸伞耀了人的眼又带来了不知是谁的掠影。当我走时,雨还在飘,脚步声依旧还在响……

  竹笠 蓑衣

  我很喜欢胡明刚先生写的那篇散文《江南蓑衣》,在胡老先生的眼中竹笠蓑衣都是有灵性的,他们清寒,他们亦多愁善感。岁月并未真正眷顾他们,任由他们湮没在粉墙黛瓦间,这用翠竹棕皮缔结的古典将继续尘封。“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子同确实是为他们陶醉了,这与东坡表现的释然如出一辙。其实,竹笠蓑衣也并不一定都是与孤舟、兰桨、明月、雨雾为伴的,比如《红楼梦》中贾宝玉那套蓑衣精品,在价值上该是无可挑剔了吧!以此为鉴,我希望在江南水乡的山野田间竹笠蓑衣的歌犹未唱完,只不过是我没有听到罢了。

  乌篷船

  在我的印象中,水乡的人们是离不开船的,特别是在没有现代交通工具时。江南水乡的船并非都是乌篷船,只是我们喜欢将最有诗意的一部分当成经验性的思索,虽然连鲁迅也不屑与地主老财的乌篷船同栖一处,不过我还是更愿意去欣赏它本身的精美和历史的厚重。对于错落有致的民居、商铺而言,小小的乌篷船是极好的点缀,桐油黑漆丝毫不失千百年铸就的沧桑之感。古人对于乌篷船没有太多的感想,倒是近代的周作人先生对它思恋良多。看完《乌篷船》一文,其言其情,让我对这位倍受争议的文人更费思量了,品茶、看书、观景、看戏……闲情雅趣;而今,时过境迁,人们更看重的是对传统的一种延续,在古镇水道上自由穿行,在如今的人看来确是成了一门雅趣。

  渔夫 鸬鹚

  三四月的江南,恰逢春汛时节,和煦的春风吹来了处处花红柳绿,引得鱼虾蟹贝也耐不住寂寞,四处窥探。这个季节处处洋溢着收获的喜悦,桨声舟影,渔人吟着歌、呼着号招呼着鱼鹰风风火火就来了。也许这箭也似的木舟竹筏上应该是一名隐士,那么潇洒又那么逍遥,比起独钓一江寒雪的蓑笠翁来,又高明了许多。也许他们的初衷仅仅是寻一处诗雅之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杯,一盏,一人生。在我眼中,江南水乡的渔夫是非凡的,他们仅凭一根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用一张渔网打捞出农家的期盼,借一列鸬鹚细细品味“鱼米之乡”的物产丰饶。

  青石板

  我是个爱画之人,在未到江南水乡之前,我搜集了很多那里的风景画,有速写画,素描画、水墨画,油彩画,油画等等。所有这些画都没有忘记给青石板一席之地,无论是在沿河小道边,还是在旧屋窄巷里,每一处都会延伸着一条青石板道。假如你是多愁善感的诗人,那你一定会不忍心在这些玛瑙般的青石上踩踏,而我却在惊异江南水乡的街道竟是如此的清幽而美丽,三尺见方,平平整整。淫雨霏霏带去了青石的棱角,也滋润了青石。在乌镇,我看到了最漂亮的石板小路,周围的一切都跟电视剧《似水流年》中的场景一样,都透着那么一种古朴、明洁的幽静,那典雅的“小桥、流水、人家”,紧紧揪住了我久违的爱美之心。

  关于江南水乡,人们总是有太多爱怜,无论是文人墨客还是商贾旅人甚至是皇亲贵胄为这一方水土动过太多情,因为她完美,因为她隽永,更因为她慷慨。对于水乡的美景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身临其境时,方感到假如能在这小桥流水边静静栖身是如此的美好。等到不得不坐在乌篷船上与一切一一惜别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逃不出无尽的忧伤与感慨。江南如画,时而浓墨重彩,时而轻描淡写,时而精工细笔,时而泼墨狂毫;江南美景似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我爱江南的美,我爱水乡的幽。

  江南水乡,再见了!

  作者单位:赣州市开发区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江西省赣州市人民检察院
地址:赣州市章贡区兴国路3号   邮编:341000
工信部ICP备案号:京10217144号-1
技术支持:正义网